近代中国社会阶级结构现状表现:民权即绅权

社会民权admin 浏览

小编:近代绅权的扩展和辛亥革命前后绅士们的实际作用而言,社会给予它的希望太厚重了:维新派的政治改革以绅权为起点,清政府的新政和地方自治也由绅士们上下其手,立宪党人的政治渴求更是由绅士们来实现,革命党人的基层政权建设依靠绅士的力量绅权作为民权代表

  近代绅权的扩展和辛亥革命前后绅士们的实际作用而言,社会给予它的希望太厚重了:维新派的政治改革以绅权为起点,清政府的新政和地方自治也由绅士们上下其手,立宪党人的政治渴求更是由绅士们来实现,革命党人的基层政权建设依靠绅士的力量“绅权”作为“民权”代表或具体化,是近代中国社会过渡时期的社会阶级结构现状的表现。

  本文摘自《社会科学研究》1995年第06期,作者:王先明,原题:论“民权即绅权”中国政治近代化历程的一个侧影

  “君权者以一人治万人也,民权者万人自治也”〔1〕。因而,对“民权”的不懈追求和获取,不仅体现着近代人主体意识的觉醒,而且也标志着人类社会一个全新时代的到来。但人类社会演进的路径却各有不同,“民权”的历史内涵也各有所别。与法国主要是扩展第三等级权利的“民权”不同,近代中国最初的“民权”旗帜上,主要浸染着“绅权”的色彩。

  在强固的封建专制制度下,不存在皇权以外的任何权力制衡力量。在传统社会中,绅士的权势本质上是对皇权的分割。绅士对于地方社会的权势影响,总体上是皇权的延伸或变形,是权力系统以外的社会控制力量。绅士以身分为纽带,以功名为凭藉,以特定社区为范围,以官、民之间的社会空间为运动场所,形成一种具有权势的地方社会控制力量。虽然皇权必须借助于绅士阶层的社会力量才能完成对于基层社会的控制,但以保障“以一人治万人”的社会制度及其思想文化体系,却始终高扬着唯一的“皇权”旗帜。

  绅士阶层是属于封建时代的社会力量,但“绅权”的张扬却是中国社会跨入近代历史的一个时代内容。“绅权”的正式揭橥及其较为集中的理论表述,是由维新变法时期的思想家和政治活动家梁启超来完成的。他说:“欲兴民权,宜先兴绅权;欲兴绅权,宜以学会为之起点。此诚中国未常有之事,而实千古不可易之理也。夫以数千里外渺不相属之人,而代人理其饮食、讼狱之事,虽不世出之才,其所能及者几何矣?故三代以上,悉用乡官;两汉郡守,得以本郡人为之,而功曹掾史,皆不得用它郡人,此古法之最善者。”〔2〕梁启超把“绅权”的振兴看作社会改革和政治近代化的重要一环,并且极为审慎和圆满地为绅权的提倡寻找着既符合中国文化传统又迎合世界潮流的客观依据。他特别强调:“兴绅权”不仅是中国“古法之最善者”,而且也是“今之西人,莫不如是”〔3〕的善政良制。

当前网址:http://aadicon.com/shehuiminquan/52.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