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十年前我们那么“土

社会动态admin 浏览

小编:那时根本不知愁为何物,却能用火星文拽出大段伤感文字,现在明明是一堆心事,反而不知该如何表露。当步入社会的年轻人们执着于丧和佛系的时候,谁还记得当年,他们也曾是张狂莽撞的少年? 近几年的国产校园剧让我们舔屏的同时,也纷纷开始怀疑人生:为什么他

  那时根本不知愁为何物,却能用火星文拽出大段伤感文字,现在明明是一堆心事,反而不知该如何表露。当步入社会的年轻人们执着于丧和佛系的时候,谁还记得当年,他们也曾是张狂莽撞的少年?

  近几年的国产校园剧让我们舔屏的同时,也纷纷开始怀疑人生:为什么他们的画风和我们当年都不一样,我们真的是在同一个次元里上学吗?

  为什么校服总是平淡无奇?为什么校裤总是松松垮垮?这是多少人曾经的怨念。不过再难看的校服,也按捺不住青春期躁动的心。

  校服里的内搭是很多人花心思的地方。高领的比较显眼,连帽卫衣更好,如果是低领的打底,那校服拉链就要下拉一点,不然就露不出来好看的图案了。体育课往往最让人期待,因为只有这时才能名正言顺地脱下和别人一样的校服外套。

  至于发型,先来个流行的齐刘海,软化或者烫卷,头发如果只染成偏黑的棕色,老班应该看不出来。不给披头发没关系,用好看的头饰扎起来,还能每天根据鞋子或者内搭换不同款式。

  有的女生校服直接往身上套,有的女生总有点细节上的小个性,收紧裤腿,剪流苏或破洞,从校服的穿法上,我们甚至可以推断出妹子是学霸型还是女神型。

  我们就这样穿着土土的校服,一边嫌弃一边折腾地走过了自己的大半个青春,它也许是人生中最便宜,却又穿最久的衣服,它那么普通,我们却永远也舍不得丢掉它,因为它就是我们青春的模样。

  那时还没有走简约风的微信,QQ才是我们校园外的主舞台!从网名,头像,签名,QQ秀,到空间装扮、背景音乐,那必须都要全副武装,充分展示自己的风(zhì)采(zhàng)!

  精心pick出最与众不同,最符合自己气质的,右键保存,复制粘贴,然后满意地傻看半天。

  我的名字也是你们这些凡人能看懂的?好吧,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卵意思。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是我留给某位同学的好友印象,希望她现在已经删掉了。

  开不起红钻的我,只能通过妙脆角里的刮刮卡凑出一套QQ秀,虽然选择不多,但总比裸奔要好。(现在看画风好鬼畜)

  为了能够拥有最拉风的QQ空间,让进来参观的小伙伴羡慕不已,我们还会混迹于贴吧论坛,捣鼓那些空间技巧。

  空间素材吧应该很多人都逛过,那里有很多热心的楼主,搬运教程和资源,经常盖起很高的楼。

  那时我们为了个性,在电脑前折腾一天也不累,可后来怎么就变得几年都懒得换一次头像和网名了呢?

  最近我养了一只旅行青蛙,它乖巧且独立,可不知怎的,我想起在很久以前,曾有只娇气又憨傻的企鹅,总赖我在身边。

  谁没有真情实感养过Q宠?为了它舍不得关电脑,充QB给它喂食,洗澡,玩耍,帮它找MM和GG生蛋。有天它死了,长出翅膀飞上天,我们会伤心好久。开粉钻,拿零花钱给它买还魂丹,通宵跑网吧给它过生日更是不在话下。

  没有电子宠物只是虚拟代码的概念,也没意识到这是运营商赚钱的手段,只觉得它需要我的爱护,我要对它负责。

  后来,玩游戏更多是受周围同学的影响。为了和同学有共同话题,为了维持在好友排行榜里的排名,渐渐养成了像写作业一样的习惯。

  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登进QQ空间,处理一大堆日常任务:农场、抢车位、好友买卖,Q宠大乐斗,QQ餐厅,摩天大楼···

  除了这些小游戏,飞车、炫舞、DNF,甚至4399上的摩尔庄园也都有我们的回忆···

  我们会为了进车队、舞团或公会,苦练技术,狂刷装备,还要完成贡献值的考核,不比考试花的功夫小。

  我们现在还记得游戏的规则:在角色生日当天登陆会送点券,在零点开宝箱会有大奖,周末的下午两点到四点有活动···

  现在,更加刺激有趣的游戏让人应接不暇,我们再也不会为这些幼稚过时的老游戏多花一点精力。我们只是很偶尔地,会想起当时那个幼稚又充满活力的自己。

  假如当年考试要求默写的不是古诗词,而是歌词,那么我一定能拿高分。那时被很多人小心翼翼摘抄在歌词本里的歌词,现在看来还真有点矫情。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已经记不起当时到底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去做这样无用又无趣的事情,却依然能哼唱出那首循环了无数遍的歌。

  曾经,湖南卫视等电视频道对我们来说简直是无可替代的存在。它们播放的电视剧,总是我们课间讨论最热烈的话题。

  王子变青蛙、恶作剧之吻、放羊的星星、微笑pasta、公主小妹、终极三国···每年暑假,B站上都会有一群“老人”不约而同地一起刷着弹幕重温这些经典。

  那时候我们对职业还没有那么多世俗的观念,哪怕是杀马特洗剪吹,也是很多人当时的理想。

  现在,我们可以在网上找到任何想看的剧,可却找不回当时追剧的感觉了。变的到底是剧,还是看剧的人,亦或是整个时代。

  于是我们渐渐明白,青春本就是不问原因的热爱,不计得失的投入,有时它无关外界,有时却又是外界所有事物的总和。刘瑜说:“什么都可以从头再来,只是青春不能。那么多事情,跟青春绑在一起就是美好,离开青春,就是傻冒。”所以,也别懊恼于当初那个土傻的自己了,那可都是最好的我们啊。

当前网址:http://aadicon.com/shehuidongtai/191.html

 
你可能喜欢的: